变性儿童的盛行是“安全学校”项目的产物 - An Epidemic of Transgender Children is Safe Schools' Legacy

“安全学校”项目由艾伯特政府发起。这个引诱人上当的项目发起三年后,在新南威尔士州被取消,并以一个真正反欺凌的项目取代之。

向罗伯•斯窦克斯致敬!全国唯一的一位对付性教导项目的可敬的教育部长。该项目遭到多数家长的憎恶,却受到狂热的教育官僚们誓死的捍卫。

一位教育部人士发言:“无论你受欺凌是因为你挣扎于性别取向,或肥胖,或佩戴眼镜,欺凌都是一个问题。所有这种关于性别流动性的胡扯都跟欺凌没有关系。”

新项目的资金已经分派下来,预计于第3学期就绪。

然而,教育孩子性别和性取向是流动的、异性恋并不是标准、性别是出生时由医生任意指定的,这些都已经造成了难以计算的损害。

Original Source: 

http://www.dailytelegraph.com.au/rendezview/an-epidemic-of-transgender-children-is-safe-schools-legacy/news-story/085d5681f6bc3dae2357302ab2bee227

Safe_School_legacy.jpeg

新南威尔士州教育部长罗伯•斯窦克斯(Rob Stokes)与参与到新州州长格拉迪斯•贝里吉科连(Gladys Berejiklian)一同在曼立区(Manly)的哈博德公立学校(Harbord Public School)。斯窦克斯正在着手取消““安全学校””项目,转而以涉及面更广的反欺凌项目代替之。(图:亚当•叶(Adam Yip))

 

自2014年6月““安全学校””项目出现以来,其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出现在各个诊所的“变性”儿童大潮。

到威斯特麦德儿童医院(The Children’s Hospital at Westmead)转诊的变性服务已经增至三成。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Melbourne Royal Children’s Hospital)去年有250名儿童经历“性别焦虑”的烦恼,因为觉得自己生错了性别。

新南威尔士教育部报道了变性学生中的一个“峰值”,这些学生中包括幼儿园里的一名四岁儿童,该儿童今年“被查出是变性人”。

官方数据被控制得很紧,但还是有传闻流出:据一名学生的亲戚称,悉尼东区的一所公立学校有五名变性儿童;据一名离职教师称,去年年初,新南威尔士郊区的一所政府”安全学校”有五名变性学生;据一名担忧的教师称,去年悉尼外部区域的一所”安全学校”8年级有5至6名变性儿童,全部都是女生。““安全学校”一定与这一切有关,”他说,“我们正在输掉这场战争……输得非常惨。”

一名教师曾与一对父母交谈,这对父母“突然之间就收到了14岁女儿的一张条子,称自己是个变性人,想要个新名字。”但是在其父母将其转校至一所非”安全学校”后,“她如今基本上不再困惑了。”

John_Whitehall_safe_school_legacy.jpeg

西悉尼大学(Western Sydney University)的儿科教授约翰•怀特豪尔医生(Dr John Whitehall)是批评“儿童手术滥用风潮”医生中的一位。(图:纽斯•库普(News Corp))

 

去年,一名名叫“林肯”的15岁孩子为了要“转变”为男性,在家庭法院的许可之下,在悉尼的一家医院将双乳移除。出生为女性的林肯,在2014年九月,即13岁那年决定要开始像一个男孩一样生活;次年,医生为其开始了停止发育荷尔蒙的处方。

仅有几名医生肯批评“儿童手术滥用风潮”,而西悉尼大学(Western Sydney University)的儿科教授约翰•怀特豪尔医生(Dr John Whitehall)就是其中一位。怀特豪尔医生质疑这种“大规模入侵孩子思想和身体”的行为,并称这是“集体疯狂的行为”。

多数变性儿童会“在青春期过程中渐渐对此事失去兴趣,只要父母温和地观察和等待……最糟糕的事情就是,该儿童被学校当成宣传人物。”

既然“安全学校”项目训练教师们将性别看做是凭感觉而定的,那么“当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孩子响应这项宣传,越来越多的家长参与进来,就不足为奇了。专业人士也就很难将实情大胆讲出来。”

让医生们鸦雀无声的不仅仅只有政治正确的思想。如今,在维多利亚州,那种谨慎地“观察等待”的方法已经成了非法行为。新的医疗投诉法案(Health Complaints Act)声称要严惩那些不合规格的医疗从业人员,却被一家媒体以反对所谓的“同性恋转向疗法”为由而遭到逼迫。“同性恋转向疗法”对性别理论家来说,包括不鼓励孩子改变性别。

梅根(Megan)工作于悉尼的一家诊所,治疗从12岁至20岁出头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来向他索取变性的转诊信。梅根说:“通常,尤其对女性来说,病人都经历过儿童虐待,有很多精神健康方面的问题和难题。我的工作所处的这个制度确实鼓吹这个过程。你不能说这只是一种心理问题。诊所推动将这些病人转诊出去,将他们交给威斯特麦德(Westmead)儿童医院,进入到变性过程中。”

这对于各个家庭来说是一场灾祸。

一名叫葛斯(Gus)的父亲讲述了“生命中最可怕的一天”。那天,当他从学校接到自己16岁的女儿,“她却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她并不是疯了,而是真的糊涂了……我们就去看医生,然后突然间,她说她是一个女儿身的男孩。”

结果实际上“她是发作了一次精神病。她在医院待了两个月……现在已经是个正常的女孩了……这完全就是一个精神健康方面的问题。”

“像我女儿这样脆弱的人都被利用了,被引向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结果成了她这样。”

特恩布尔(Turnbull)政府已经承诺,一旦原始资金于6月30日用完,将不再继续“安全学校”项目。然而,尽管新南威尔士提出取缔该项目的请求,其网站还保留着。去年,该项目被重新命名为“学生安康(Student Wellbeing)”网站,加入了许多与性别和性取向无关的资源,试图掩盖其最初的目的。

然而,一些令人不安的内容仍然保留着,包括这样一份文件:“在校支持学生断定或改变性别身份(Supporting a Student to Affirm or Transition Gender Identity at School)”。该文件允许教师决定是否告知家长其子女想要改换性别。

“应考虑到学生的年龄和成熟度,以及在每个决定中是否适合让学生家长或监护人参与进来。”

将这种项目施加给毫无戒心的家庭,真的让人感到不可理喻。不过,我们要为斯窦克斯逆转潮流的做法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