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岁学龄前儿童开始转变性别 - Children as young as three claiming gender dysphoria

一位在新南威尔士州的四岁儿童, 如同其他的寻求变性的学龄前儿童一样在他还没上幼儿园的第一天就已经开始“转变”他的性别。

贝尔德政府表示“一部分学生”当他们在读小学的时候就已经在改变他们的性别。

Original article / 原文链接:

http://kidsrights.org.au/preschooler-begins-transition-aged-four-children-as-young-as-three-claiming-gender-dysphoria/

 

children_as_young_as_three.jpg

 

同时, 被推荐到韦斯迈(Westmead)儿童医院做性别服务的人数增长了3倍,如同一位医生表示这些人数在每个州已经迅速地扩大了。

在另外一间主要的儿童医院内,250位儿童其中一些年龄仅只有3岁,就已经接受了儿童性别焦虑症专家的咨询和辅助。

昨日,心理学家们质疑这对于一位4岁儿童来说,进行性别转换是否过早。

此事件是在州政府财政预算听证会关于“安全学校计划”中被提及的。

教育部负责学校运作的副秘书 格雷戈 普赖尔(Gregory Prior) 表示学校目前已经在使用“安全学校”的资源去帮助老师们协助儿童。

他说“在我们的学校里,有几位学生已经经历了性别转换,当前 年纪最小的学生为4岁”。

在没有侵犯私隐的情况下,我们有一位明年正准备上幼儿园的4岁儿童被标识为变性人。

“安全学校是在众多可利用资源中,唯一的可用与帮助家庭,学生与学校去适应一位正在经历变性的儿童。”

昨天教育部门没有公布更多包括此儿童的出生性别在内的详细情况。

在坎布鲁克(Cranebrook),一个由 LGBTI (译者注:LGBTI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和兼具两性特征者的首个英语字母的简称)人员组成的社区,基督教牧师 苏珊帕默儿 (Susan Palmer)说,她对儿童很小的时候就被强迫对此作出选择而感到担忧。

身为女同性恋的帕默儿女士(Ms Palmer)表示,对于儿童来说,可以有自由来探索自己的性取向是很重要的。

帕默儿女士(Ms Palmer) 表示 “对于那些我遇见过已经变性的人们来说这似乎也就是这样,他们都在人生很早的阶段就发现他们有些不对,就好比他们的头脑和身体不搭配一样。”

“关键在于,对于孩子们可以有自由去探索自己的性别,而不是由他们身边的人去催促他们做出此类选择。”

“儿童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照顾者他们的人的影响,包括他们的父母,据我所知,父母们或多或少会过于担心,或过度支持他们, 但实际上这样做只会强迫和影响孩子们去探索一些他们根本不需要感兴趣的领域。”

一位杰出的变性支持者和年度入围澳大利亚解除人士候选人凯瑟琳.麦格雷戈(Catherine McGregor)表示儿童在这个年龄阶段求变性通常是对的,但这需要通过合适的检查来确认,以防止那些不成熟的错误。

她表示:“我觉得四岁儿童对于任何官方的政策来说,都是太小了”,

“以我的经验来看,对于具有强烈性别转换倾向的儿童来说,他们做出的此类选择一般是正确的,但是我也理解教育部门和医师们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儿童会很谨慎做出任何以后不可逆转的决定。

卓越的儿童心理学家 迈克尔.卡尔格雷格 (Michael Carr-Gregg) 表示 250名儿童,其中最年轻的只有3岁在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进行性别焦虑症协疗。

他表示,十年前此部门只有一位儿童“患者”被记录在案。

卡尔格雷格(Carr-Gregg)医生告诉每日电讯报说:“感觉就像出生在一个错的身体里,而这种儿童的确是存在,估计有大约百分比2.7的儿童是属于这一类。

他表示,有研究表明由于他们被迫接受被拒绝的事实, 这类儿童通常会遭受欺凌,他们大部分会在青春期或后来的生活中自杀。

他说。“被打扮成异性和一个儿童认为他们自身每个细胞都是错的是截然不同的。”

“这些儿童将被同情与怜悯,他们完全本可以有完美和愉快的生活的。”

临床心理学家罗斯.坎塔利(Rose Cantali)表示四岁对于一个改变其性别的儿童来说“绝对是太早了”。

“我会十分的困惑,其他心理学家相信也会与我有类似说法。因为在这个年龄段,所有事情都会有变化的”她表示。

一名变性的妇科专家,罗斯玛丽.琼斯(Dr Rosemary Jones),表示4岁是一个“好的年龄段” 和 “他们的父母通常会有发现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