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四位勇敢的女士 - Courageous Women Speak Out

编者按:

两年前的2014年,本文中这四位女士生活在各自的人生轨道上,并无交集。

她们当中:一位是养育四个孩子的澳洲全职母亲,一位是华裔女医生,育有三子,一位是澳洲民主劳工党六十年来首位女议员,一位是可能将要丢掉自己教师职位的三个孩子的母亲。

她们既不隶属于任何利益集团,也无任何复杂交错的背景关系值得大书特书,他们都是如你我一般平凡的人,都在努力经营自己的家庭与人生。

两年后的今天,她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不约而同地,她们都开始在素未谋面的情况下为一个共同的目标挺身而出。。。

一切都起源于2013年时任工党政府下台前的一个决定,正是这个耗去纳税人800万澳币的决定,迫使文中第一位母亲开始了自己勇敢的故事。。。

 

Original article 1 / 原文链接一:http://youreteachingourchildrenwhat.org/2016/10/courageous-women-standing-up-for-our-children/

Original article 2 / 原文链接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OmCyw9vRi4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OmCyw9vRi4

Original article 3 / 原文链接三:http://www.heraldsun.com.au/news/victoria/melbourne-high-school-teacher-says-she-would-refuse-to-teach-lewd-safe-schools-and-respectful-relationships-program/news-story/80a80d4ed6a2134c15500702653fe428

courageous_women.jpg

2016年2月,一位四个孩子的母亲Cella White毅然带自己的孩子从Frankston高中退学,起因于无法认同所谓的(不)安全学校课程教授孩子们如何变性等内容,且孩子们被强制接受该课程。此事开始引起媒体和更多父母的极大关注,这个标题严重误导人的(不)安全学校课程中一些令人惊骇的内容开始被一步步揭露出来。Cella White面对可能给自己和家庭造成实际危害的反对力量,勇敢地站出来并录制了《Cella’s Story》的视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不知情的父母们揭露了这个危害极大的课程的本来面目。这位勇敢的母亲现在和维州的志愿者们一起努力地要将这个课程从维州的校园内取消掉。。。

2016年9月,来自悉尼的医生Pansy Lai因对这个(不)安全学校课程的内容的担忧及其实施过程中对父母权利的严重侵害开始站出来领导了华裔社区的签名请愿活动。这次收集了超过17,500份签名的活动促成了新州立法会于9月22日对请愿书中提到的“彻底地在新州校园中取消安全学校课程”的请求进行了公开辩论,有超过200位关注此事的人士出席了辩论会。此事震惊了新州政坛及整个澳洲。于此同时,Lai医生也遭受了反对力量在媒体上的曲解和攻击,但这位勇敢的华裔母亲依然不改初衷,至今仍坚定地与志愿者们一起努力地要达成完全废除该课程的目标。。。

2016年10月,Rachel Carling-Jenkins,澳洲民主劳工党维州上议院议员,因为无法认同这项扭曲性别的所谓”安全学校课程”课程,大胆站出来在维州议会中推动对该课程的辩论,最后却因为维州政府的阻挠而导致辩论未能展开。维州政府并未响应联邦政府与教育部的指令,并且拒绝对该课程中未通过独立评估的部分进行任何修改,相反却大力支持该课程的实施并给予政府资助。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位女性能够挺身而出,勇气令人赞叹!毫无疑问的,这位勇敢的女性会继续尝试新的努力。。。

2016年10月,因为认识到即将在维州全境强制推行的“尊重关系”(Respectful Relationships)课程的内容“猥亵下流”,墨尔本中学教师,三个孩子的母亲,Moira Deeming勇敢地站出来对记者表示“她宁可被辞退,也不教授学生这些污秽的垃圾”。在该教程学前班的教学工具中,也有内容建议老师从“我们所有人” (All of  Us) – 这个备受争议的(不)安全学校课程学习资源中获取更多信息和游戏活动内容。这位冒着失去工作风险的母亲的行为令人感动,同为父母的我们也不禁要问:

该课程内究竟包含了什么样让母亲们反应如此激烈的内容?以致于迫使母亲带领孩子退学?以致于迫使母亲离开工作岗位?

当一项课程遭到母亲们如此强烈的反对,它还应该继续在学校内未经父母同意便随意灌输给孩子吗?

看到文中这几位可敬的女士甘冒人身伤害的危险、同僚攻击的压力和丢掉工作的风险站出来不懈反对该课程,同为父母的我们是否可以做些什么呢?

以下是CCD编辑部为您翻译和整理的这几位女士的故事。。。

Cella White

cella_white.jpg

她来自维多利亚州,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今年二月份,她跟孩子的学校沟通,请求豁免接受(不)安全学校课程的性别多元化教育,遭到拒绝,她因此把孩子转离了该校。“忙碌的父母们不能不认真了解(不)安全学校计划!” 她呼吁, “我不能把我的孩子送到学校去受虐!我就是这么想的。这是完完全全的强奸民意!” 下文提供了Cella故事的中文视频:

一位四个孩子的澳大利亚妈妈谈不安全学校

Pansy Lai 和 Rachel Carling-Jenkins

以下是CCD编辑部制作的基于 故事原文 的译文:

当事情确实很糟糕时,就需要来讨论它,并且经常讨论,所以这是我第25篇关于所谓的安全学校联盟的文章。在我以前的文章中,我曾详细描述了这个支持同性恋关系的洗脑课程所带来的许多重大问题,并特别强调了它给脆弱的年轻人带来的真正危险。

不止我一人对这项邪恶社会工程的意图敲起警钟,还有许多人也立场坚定,并且公开揭露其伪装成反欺凌课程的政治激进主义的狡猾一面。在这里我要特别提到两位公开谴责(不)安全学校联盟的勇敢女性。

第一位是来自悉尼的医生Pansy Lai女士。 她是该课程强有力的反对者,特别是她收集并代表了华人社区对该项目的广泛担忧。本月早些时候,一篇新闻报道了她的顽强付出,请允许我在这里回顾一下:

pansy_lai.jpeg

一位来自于Carlingford的女士发起了一个有17,500人签名的请愿来反对安全学校课程。她坚持要求废弃安全学校课程,并认为它歧视中华文化。 Pansy Lai医生在联邦竞选活动期间注意到社区对安全学校的关注,于是便发起这项请愿并获得了远高于她预期的广泛支持。

这项由联邦政府资助的课程旨在防止对同性恋和变性儿童的欺凌。 然而,批评人士认为该课程的一些活动实践剥夺了父母在教育孩子性别认同和性取向上的权利。

Lai医生首先将她的请愿书分发给澳华裔同事。 “我觉得所有声音都需要被听见”,她说。 “安全学校课程所提倡的性别和性向观点对中国父母来说是非常极端的。中国父母十分重视家庭关系,同时也期望将我们的家庭价值观传递给下一代。对孩子进行性教育是父母的一项权利。”

Lai医生强调,该签名请愿活动与任何政治或宗教团体无关。“请愿最初是由父母发起的,我一定要澄清这一点”,她说。 “父母都很忙,如果他们不是真的特别担忧,他们是不会花时间来反对这个课程的”。上个月,该群体有200多人来到新州立法会州,听取政客们对请愿的辩论。

Lai医生说,请愿书并未宣称该课程是强制性的,但却表示它没有获得家长们的全权授权。 她说,当安全学校课程改变的是整个学校的文化时,只从父母获得同意孩子参加该课程部分活动的授权是很不负责任的。“阅读安全学校课程的资料时你会发现它讲的不是课堂,而是整个学校环境。它正在改变学校语言、洗手间 – 它在改变整个学校环境。

Lai医生,还有所有那些签署请愿书的公民们,你们都是好样的。人民的力量在行动,我们还需要更多这样的行动。 Edmund Burke说得非常好,“邪恶得胜的唯一条件就是好人无所作为。”

另一位大胆站出来反对这项扭曲性别的激进课程的女性是维州上议院议员Rachel Carling-Jenkins。 几天前,她试图就这个问题在维多利亚议会发起辩论,但因工党政府的拖延阻挠,该目标未能实现。

毫无疑问,她会继续尝试。 两天前她谈到安全学校联盟时说:“今天我呼吁维州政府立即从维州所有学校中取消安全学校课程。但不幸的是,工党进行阻挠,这导致我不能发起对它的投票。”

[2016年11月17日 编者更新:维州立法会已就Rachel所提议案进行了投票,结果正反方各18票,提请“废除安全学校课程”的突破性议案未获通过。]

rachel_carling_jenkins.jpg

在下面这段简短视频剪辑里,Rachel谈了她对这项课程的担忧:

www.youtube.com/watch?v=xgBxHxPgkN0

我非常赞赏这两位勇敢的斗士为正义而战。 他们冒着极大的风险表明立场。 事实上,因着她们对儿童权益的关切,两位女士可能都已收到大量的批评和谩骂。 在这里我要向这两位战士致敬,并希望更多的人受到感动和鼓舞,加入她们的行列。

让我重复一下为什么这一切都非常重要。 如上所述,这个激进极端的课程将同性恋和变性意识强塞给我们的孩子。它正造成极大的伤害,并将撕裂我们的家庭。我已写过这样一个案例,但仍然值得再详述一次。

因一个困惑的女儿想变性,一个英国的基督徒家庭当前正经历着地狱般的磨难。 州政府支持这位女儿反对她焦虑的父母的立场,并威胁要从忧心忡忡的父母那里抢走她。新闻报道如此解释:

一位14岁女孩的父母正在采取法律行动,挑战地方当局支持他们的女儿变性成为男孩的做法。 据信这位女孩(因法律原因不能披露姓名)想改变她的性别,并已获得地方当局的支持。

然而,女孩的父母反对她变性,认为他们的女儿太年轻,还不能独立面对这样一个对生命影响深远反差巨大的决定。 父母将于下月与教师和社会工作者会面,以决定女儿在学校是否以男孩的名字代替出生时的名字。

据星期日泰晤士报,女孩父母的律师Andrew Storch律师行的Michael Phillips说,如果父母没有遵守社会工作者的指导,这个女孩将被送到其他家庭收养。

在这之前的一个案例里,一个小男孩从他母亲身边被带走,因为这位母亲完全想把他当女孩来养育。这名七岁的男孩甚至在他的家庭医生那里和官方文件中被登记为女孩。 然而,男孩的父亲和一些官员对此表示担忧,因为该男孩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女孩。

基督教法律中心正在支持该家庭并资助他们的法律费用。 该中心的Andrea Williams补充说:“变性文化运动正在家庭中制造一种新的权利冲突,这是皇帝的新衣。 当局正在强行推进一个错误的对儿童有害的方案。 这个案例显示家长的主权令人震惊地被忽略了。没有人理睬家长想要什么或想说什么。然而家长才是最了解孩子、真正把孩子的利益放在心上的人。

这种令人揪心的事件在西方世界到处发生,因为彻底扭曲性别的激进主义正通过媒体、法律、流行文化和我们的学校强行塞入我们的喉咙。诸如“安全学校”之类的课程正在煽动这一切对父母、家庭、生物科学和现实进行宣战。

我们都在为此付出代价。 所以,为了我们的孩子,请支持这些勇敢的战士们。Pansy和Rachel,为你们喝彩!我们需要更多象你们这样愿意秉公行义的人来保护我们无辜的孩子免被激进分子的掳走。

Moira Deeming

teacher_speaks_out.jpeg

莫伊拉· 迪茗是一位教师兼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表示对此课程的内容感到十分震惊, 她说宁可被辞退,也不教授学生这些污秽的垃圾

33岁的迪茗女士说;教授低至12岁的孩子色情并让他们在教室里讨论手淫和性行为是不合适的,这样做也不可能制止该课程所针对的反对基于性别的暴力和歧视。

以下是CCD编辑部制作的基于 故事原文 的译文:

太阳先驱报:墨尔本一中学老师拒绝教授猥亵的“安全学校”和“尊重关系”课程

CCD编辑部原创:更多关于(不)安全学校计划的进深阅读:

马科斯评论:“我们所有人”课程指南

“我们所有人”单元所包含的资源

转载:这样的课程,你会让孩子上吗?

惊人内幕:性教育是如何被同性恋游说团体操纵的?

新闻周刊:更安全的学校还是激进的马克思主义性革命?

澳洲人报:(不)安全学校计划是教导性行为的木马程序

澳洲人报:(不)安全学校计划 – 学生们被要求考虑扮演性行为

致关心孩子的您:使命与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