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呼吁对跨性别孩子的治疗采取“观察等待”的方式 - Doctor urges ‘watch and wait’ approach for transgender kids

一名悉尼的儿科医生质疑临床医生和法庭轻易准许年轻人进行潜在不可逆转的医疗介入来改变性别的做法,将其描述为“强大的意识形态”所驱动的“危险时尚狂热”。

西悉尼大学教授约翰·怀特霍尔(John Whitehall)有五十多年治疗儿童的经验,他对使用阻止青春期发育的药物和交叉性激素来治疗性别不安症的长期风险没有被充分了解表示担心.

Original Source:

http://www.theaustralian.com.au/national-affairs/health/doctor-urges-watch-and-wait-approach-for-transgender-kids/news-story/f658b6f1aaa63ff578b2413cea4839bc

 John_Whitehall.jpeg

 

这位顶级儿科专家主张采取“观察等待”的方式,他指出国际上的证据显示,绝大多数对自己性别有疑问的孩子会在青春期后恢复接受自己出生时的性别。

虽然怀特霍尔教授的意见是有争议的,但他并不是唯一质疑性别不安症治疗方案的人。

《澳大利亚人报》昨天报道了一名17岁的年轻人寻求激素治疗来再次确认他想要以男性身份生活的案例。一名治疗跨性别儿童的精神科医生告诉家庭法院,他“还不确信”这个年轻人有能力“充分了解采用激素治疗改变性别所带来的严重、不可逆转的终身健康风险”。另一名儿科内分泌专家支持他的意见,指出终身不可逆转的风险包括乳腺癌或子宫癌,以及严重肝功能损害。

然而,法官宣布该未成年人能够做出“理性和智慧的选择”,并批准了治疗。

星期二,澳大利亚基督徒游说团在墨尔本举行了一次有关争议性的安全学校课程的研讨会,怀特霍尔教授在会上发言,引来大批抗议者。他昨天表示,医学同行们,至少在私下,开始质疑这种日益被接受的激进医疗介入治疗性别紊乱的做法。“但是,我们反对的是一个小而强大的意识形态群体。”他指的是变性者游说组织,该组织正在争取以变性青年名义做出医疗决策不须经过家庭法院批准。

“我们目前正在做的都是实验性的,”他说, “几乎没有证据表明有积极的影响...他们说没有任何伤害的证据。“  “但是,实际上是有的。”

怀特霍尔教授在本月发表在《四分仪》杂志(Quadrant)的一篇文章中引用数例海外研究,发现激素治疗会影响大脑的记忆,执行功能和脑功能。

怀特霍尔教授还质疑要求治疗的变性青少年人数急剧增加的现象。2012年,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的性别诊所有18个转诊病例。去年,这一数字上升到200。

他说:“我认为这是一个危险的时尚,这是一种由意识形态和媒体大力推动的危险行为时尚潮流。” 怀特霍尔教授表示,他担心诸如安全学校等课程宣传性别流动性,并为学校提供资源帮助想要进行性别转换的学生,正在引起更大的压力。

他说:“即使是所谓的社交转型也是有后果的。”  “它把孩子钉在那个标记上,是很难从那里回来的。” 设有性别诊所的墨尔本的皇家儿童医院和西米斯儿童医院(Westmead)没有回应就此进行评论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