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民族对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后果感到忧虑 - Ethnic Angst Over Same Sex Marriage Vows

伊斯兰和其他少数民族对于澳大利亚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后果极为忧虑,他们不仅要问,家长们是否还保留着向自己的孩子传递传统婚姻价值的自由。

澳洲华人家庭同盟的联合创始人Pansy Lai医生,表达了他的深切忧虑,一旦同性婚姻合法化,普及变性概念的“安全学校计划”可能会变成必修课。去年,Lai医生在新威尔士州华人中发起了取消在幼童中普及不适当性内容的“安全学校计划”的请愿,征集到1万7千5百支持她的签名。

她昨天对澳大利亚人报说,很大一部分澳洲华人支持传统婚姻,很多人并没有宗教信仰,非常怀疑他们是不是会得到足够的保护。有信仰的人们可能更加勇于表达,但是绝大多数人,无论有无信仰,都坚信传统婚姻观。

原文: http://www.theaustralian.com.au/national-affairs/ethnic-angst-on-samesex-marriage-vows/news-story/d5d6d118eb86144405208bde889c6794

classroom-467730_1920.jpg

Pansy Lai医生表示,一旦同性婚姻合法化,“安全学校计划”可能会变成必修课。

 

“一个家庭有他自己的文化传承,我们必须尊重这点。我认为,无论在社区还是在学校,都没有为表达不同意见提供足够的保护。”

Lai医生说华人的父母和祖父母都非常担心,学校里教给孩子的婚姻观和性别观与传统文化背道而驰。

“我们担心的是,现在在学校里,可能是个别教师也可能是个别校长,按照自己的意愿在推广这些教学内容,父母已经发现很难有权利说: “呃,我觉得教育孩子是家长的责任,国家没有权利把这种观念强加与人。”

伊斯兰组织同样对同性婚姻合法话深感忧虑,一些穆斯林证婚人反对同性婚姻。澳大利亚穆斯林婚姻Facebook言辞强烈表明同性婚姻和他们的信仰完全不能兼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