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党承认:同性婚姻只是一个开端 - Greens confirm: Gay marriage is just the start Andrew Bolt

同性婚姻立法的反对者的一个论据是:如果同性婚姻若合法,必将带来其他一系列危害社会的后果。这种推理方法称作“滑坡谬误”。而同性婚姻的支持者们痛恨他们的反对者们使用“滑坡谬误”的辩论策略。对此我感到毫不意外。

一旦我们摒弃一种传统或者冲破一种禁忌,许多其他相关事情便会接踵而来 —— 有可能是因为这些事件发生的逻辑一致,也可能太难以集中力量号召大众达成共识以便防止下一步事情的发生。

我们见到麦肯滕博和彼得昂瑟棱痛批使用“滑坡谬误”理论来反对同性婚姻立法的群体。

然而事实是,同性婚姻立法的反对者们根本不必为自己的立场来争辩。我们只需简单地来引用一些同性婚姻立法推动者(比如绿党成员们)的言语便可知晓真相。

他们的言论已经证实,他们正指望着同性婚姻合法后,可以顺理成章地攻击传统家庭的定义。是否太疯狂而难以置信?

原文来源: http://www.heraldsun.com.au/blogs/andrew-bolt/greens-confirm-gay-marriage-is-just-the-start/news-story/e907aec54b7ee4ad020bc425c5a71040

polygamy.jpg

图为哥伦比亚出现的全球首例由三个男人组成的合法婚姻,家庭成员名为 阿拉加多.罗德哥、曼纽.本穆德、维克多.雨果.布拉德

 

那么,我们一起来看绿党的网站。绿党的网站上有两篇重要的文章。这两篇的作者分别是萨蒙 科普兰和乔伊 迪格南,前者是《绿党章程》的编辑,后者是绿党在澳大利亚首领地的带领者。他们的文章非常清楚地表明:同性婚姻立法只是使社会进行更广泛变化的第一个突破口。

在绿党网站的《超越婚权平等》一文的标题下面,有这么一段介绍以上两位作者著作的宣言:

过去的十多年,婚权平等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同性恋运动中。那么当我们成功地将同性婚姻立法之后,就可以轻松庆祝了吗?不,还不是庆祝的时候……

迪格南声称,同性婚姻立法只是“扩大”婚姻范围的一个开端,他批评现有婚姻法“不公平”。他的原话如下:

“酷儿”运动开始质疑将同性婚姻作为运动重点的有效性 ……如果我们思考这场运动的最终目的,我们应该意识到:“平等的爱”才是最关键的步骤……

 这场运动的目的不在于解决现有问题,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为将来获得持续胜利积蓄力量。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目的并不局限在减少歧视 — 而在于给酷儿运动组织者们一个更强大的平台,让他们去继续改变制度和社会……

“酷儿”运动不应该垂头丧气地通过一点点入侵传统婚姻制度来赢得权利。换一个角度思考,同性婚姻立法运动可以作为瓦解传统婚姻的一个步骤,将婚姻制度向更多人开放,继续将婚姻文化制度完全自由化。

再来看看《绿党章程》编辑科普兰的观点,他认为同性婚姻立法仅仅是获取更多权利的一个“象征”而已。而现在的同性婚姻运动分子对公众宣称:同性婚姻立法真的只是两个同性恋者的权益问题,与其他人毫无关系,与“安全学校课程”和“性别流动性理论”毫无关系。可见,科普兰的原文与现在同性婚姻立法推动者们的说法截然相反。科普兰原话如下:

有些群体不太受理论上的保守派政治家们欢迎,而婚权平等运动却很受主流社会欢迎……

的确,各州对于同性恋关系是否能进入婚姻范畴的规定,已被认为是这个州是否公平对待同性恋者的一个重要指征。然而,同性关系是否能成为婚姻,有更重大的意义。

在澳大利亚,婚权平等几乎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在认可生活伴侣的州立相关法律中,同性伴侣实际上拥有和异性伴侣完全相同的权益。

我们知道,婚权平等对于“性别多元化”群体来说,只存在一个真实的意义,那就是为今后的一系列辩论开路 --不要企图说服我们成为“正常人”,我们要继续往性别和性倾向的多元化的道路上前进。

然而,当同性婚姻还未立法时,我们的运动家们有时把其他相关议题推得太激烈,因而受到指责。要切记,我们要先达到短期的目的(将同性婚姻立法),再达到长远目标(进行性别和性倾向多元化革命)。

同性婚姻合法只是一个小小的胜利,永远的改革才是我们前头的目标。那么,一旦活动家们获得同性婚姻立法的胜利之后,下一步是什么呢?

绿党再次为我们提供了答案,特别是科普兰的回答,再次印证保守派人士所预见的“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后的连锁效应。

是的,多人婚姻将会是下一个目标,当然,目前大部分推动同性婚姻的运动家否定这一点。

绿党首领地领袖科普兰在2012年指出:“目前,我看到大多数酷儿运动组织和酷儿运动家们发展出一个排他性的习惯,他们排斥那些不能算作是同性恋的人。比如,在讨论到相关话题时,澳大利亚婚权平等机构和绿党最近都出面表示,反对多人婚姻……”“酷儿运动的章程呗上层或中等富裕阶层的酷儿运动活动家所主导……他们要在酷儿群体中的先选一部分进入婚姻系统。”

那时,绿党在英国的领袖对这个想法持开放的态度:

绿党领袖 纳塔莉 本尼特表示她对于三人婚姻合法的主张持赞同态度。她说:“目前,我们对于除两人以外的多人伴侣关系还没有明确的政策……我们已经为将成人之间彼此认可的伴侣关系完全自由化打开道路,现在我们对于多样化的伴侣关系持开放讨论态度。”

事实上,澳大利亚的最高法院已经英国的情况是一样的了。在2013年,我曾写道:澳大利亚最高法院认为“同性婚姻合法化”会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

本周,最高法院声明,如果在法律上认可多配偶制,我们将失去反对同性婚姻的合理依据。这正是我们所提到的“同性婚姻”连锁反应,我们知道其背后还有更深的用意,并且“同性婚姻将带来连锁反应”的推理已得到最高法院的认可。

最高法院在否决首领地的同性婚姻法案时写道:“一旦多配偶制得到认可,那么法律上“婚姻”的定义将不再受限于海德告海德法案以及其它从19世纪传承下来的传统的一夫一妻制中所描绘的婚姻特点”。

“那时,在《宪法》的S51(xxi)中,婚姻将会被改写为“任何自然人在有效法律制约下的结合。”

“那么,到时的法律争论焦点将不在于婚姻是否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婚姻法》也将会因为一连串“滑坡效应”带来的后果而变得更为复杂。”

目前已经出现了对于同性婚姻立法之后下一步的诉求 ——绿党准备将以下诉求也纳入多元文化章程中。

穆斯林多配偶约会站的出现,说明下一步的辩论已经开始。

“澳大利亚的妇女,注意了。多人关系约会网站创始人阿杂特 卡瓦拉声称,他的网站已拥有有十多万注册会员。同时,来自英国的报道显明,英国的多配偶婚姻极速飙升。”

“现年33岁的阿杂特,出生于曼斯斯顿,父母来自巴基斯坦。阿杂特在英国运营的网站Secondwife.com ,目标群体是英国的穆斯林社区,同时他还运营另一个针对不同信仰背景的多人关系网站Polygamy.com,该网站成员有55%为女性……”

“伊斯兰法律专家埃拉 可汗正在倡导一场运动,以确保年轻人的传统婚配方式能够登记注册。埃拉可汗声称:许多人都惊讶地发现,他们竟然没有在维持原有婚姻的情况下再次结婚或者第三次结婚的权利。”

再看看去年发生在悉尼的事情:

一位拥有两位妻子并领取残疾人救助金的人士,因为帮助七个男人到叙利亚为伊斯兰恐怖组织效力,而获得至少六年的入狱判决。

而那些大声为多配偶制争取利益的声音已经存在很久了。

再看2008年的发生的事情:

在雷肯巴Lakemba伊斯兰福利中心的卡里卡米阿訇宣称:既然我们的社会中已经存在穆斯林多配偶家庭,我们应该为他们的家庭方式争取法律权益。

多配偶群体不仅仅是那些被移民局调查所漏掉的多配偶者,还有一些原本就住在澳大利亚的穆斯林首领,在澳大利亚毫无阻碍地为多配偶关系证婚。

卡米很快就有了声援者。威勒比清真寺的阿訇声称:墨尔本有二十多个来自非洲的多配偶家庭,主要是索马里和难民。那些后娶进门的妻子也应该被法律认可,而不能被认为只是提供性服务,可惜“澳大利亚法律不认可”。

前任澳大利亚穆斯林教法说明的翻译者、伊斯兰友谊社会的首领 柯斯达 崔德也非常赞同多配偶婚姻,他说“他也向第二位妻子求过婚。”

现任穆斯林教法翻译官说,非米那吉 阿訇说道:“澳大利亚伊斯兰委员会应该讨论这个议题。”

人们是否会质疑,下一步就是:绿党联合“被压迫的”穆斯林团体来为他们多重配偶家庭中的“妻子们”争取权益?

当然,同时也是为同性多配偶争取权益。看到了吗?许多的同性婚姻运动家和理论家都希望打破婚姻传统,不仅仅是允许同性关系进入婚姻范畴,更是要让更多种关系进入婚姻范畴。他们希望婚姻的传统定义被更改,以致于他们对同性关系的宣称得到认可:

比如:同性恋文化比较接受滥交,正如美国的同性恋者大卫 麦克维特和安德鲁 马提逊 在他们的著作《男性伴侣》种的调查中得出结论。

在被采访的156对男性伴侣中,大部分人都抱着对对方忠诚的愿望进入伴侣关系,但是只有7对对对方保持了忠贞。他们的结论包括:“在关系开始的最初,他们就意识到,在性关系上要求对方对自己保持忠诚,将成为他们能继续在一起的最大威胁。”

在维多利亚,《Jack & Jill 或Jack & Bill,同性恋收养孩子的案例分析》的联合作者,副教授 宝拉 格博 说道:“享有盛誉的《国家女同性恋家庭研究》发现,参与调查的有孩子的女同性恋伴侣家庭中,在调查结束时有半数以上关系破裂,分手率几乎是与她们同龄的有孩子的异性伴侣家庭的两倍。

意识到以上种种后,同性婚姻倡导者开始争论,《婚姻法》应该修改。《完全正常》的作者,安德鲁苏利文在书中解释了同性婚姻将更改每个人对于婚姻的看法。

“人们对于两个男人、或者一男一女在婚姻之外的性行为,也应该有更为广泛的理解。”

后来,苏利文改变了他的说法,然而酷儿运动的其他推动者们并没有改变想法。

最后,让一起看看来自上周的评论:

当婚礼司仪说 “现在你可以亲吻新郎了”,维克多 雨果将不得不考虑,身边站着的两个男人— 曼纽和阿勒建多—他究竟先吻谁呢?

几个月后,将在哥伦比亚举办的仪式庆祝该国度甚至可能是全世界第一例三个男人的结合。

绿党的阴谋不攻自破。除非他们否认他们的观点,从自己的网站上删除 《超越婚权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