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ther Barwick, the daughter of lesbians, against gay marriage - 新闻集团:同二代Heather Barwick反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一位由两名女同性恋者抚养长大的女士站出来反对同性婚姻,并且捍卫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对于传统家庭所持的观念

海瑟巴威克(Heather Barwick)的母亲在她两三岁的时候离开了她的父亲,并搬去和她爱的一个女人住在一起。

Original source / 原文链接:http://www.news.com.au/lifestyle/gay-marriage/heather-barwick-the-daughter-of-lesbians-against-gay-marriage-defends-dolce-amp-gabbana/news-story/b65b7bc83a3ce6ae8fe874b9c082184b?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heather_barwick.jpeg

巴威克(Barwick)说她的父亲不是一个好人,并且在她母亲离开他之后,他觉得没有必要再来探望或是陪伴他们。

尽管她说她感觉自己非常像’同性恋群体的女儿’,她却已经改变了对于同性婚姻的看法,并不再相信同性婚姻是应该被允许的。

“我写信给你们是因为我正努力让自己可以表达那尘封已久的想法:我不支持同性婚姻。但可能并不是因为你们所想的原因。不是因为你们是同性恋,我其实非常爱你们,而是因为同性婚姻它自身的本质。”她说,“同性婚姻和对子女的养育方式会导致无法提供父亲或母亲任何一方角色,并告诉孩子拥有同性父母也无妨,他们与异性父母可以扮演的角色都是一样的。但其实不然,我们当中有很多人,很多你们的孩子,都在受伤害。父亲的缺席在我的生命中形成了一个巨极大的缺口,我每天都因为渴望有一位父亲而感到痛苦。我爱我妈妈的伴侣,但是另一位母亲并不能取代父亲所能扮演的角色和位置”

“其实在我渐渐长大一直到我二十几岁, 我一直在拥护及支持同婚。但到我终于有一点点空间及距离反思从小被同母养育的经历后,才发觉它带给我长期的负面影响。”她说,“直到现在当我每一天看到我的孩子爱着他们的父亲,并且被父爱所环绕着,才使我真正明白传统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和教养模式之美妙和智慧所在。

“我虽然不是同性恋,但在我面前所呈现的恋爱关系却是女人爱着女人。所以我成年后曾经非常挣扎,不知道该如何与男人(我现在的老公)谈恋爱。直到我来到基督的面前,我才感到身上的重担卸下了。我不再是充满仇恨的,我也不会感到愤怒。我原谅了我的父亲。

巴威克也恳求同性恋团体的理解,希望他们不要把她反对同性父母养育子女的意见误解为对同性恋的憎恶。

“这个跟厌恶或是憎恨完全没有关系。我知道你们能够理解那种被贴上与自身不符之标签的痛苦,以及当那个标签被用来诬蔑你,并让你哑口无言的伤害。也知道你们都曾被厌弃过,也确实被伤害过。当我和你们一起在那条街上,看见游行队伍高举着旗帜并说’上帝憎恨同性恋者’,以及’艾滋病让同性恋罪有应得’的时候,我哭了,我也非常愤怒。但我并不是那样的。“她说,”我知道这是一段沉重的对话,但是我们必须要讨论。如果有人能够探讨像这样艰涩的话题,那应该这是你教我的。

巴威克也签署了一封由一些被同性父母抚养长大的孩子所写的信,他们都曾经支持杜嘉班纳设计者关于赞成’传统家庭’需求的言论。

“我们想要感谢你们为着我们从经验中所学到的事情而发声: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个父亲和一个母亲,从二者中夺取任何一个都意味着从这个孩子的生活中取了尊严,人道和平等。”他们六个人写道。“你给了我们六个人非常棒的灵感去准备一封关于反对同性婚姻的信,并提交给美国最高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