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内幕:性教育是如何被同性恋游说团体操纵的?- How did sexuality education become hijacked by the gay and lesbian lobby?

同性恋游说团体通过隶属拉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的澳大利亚性向、健康以及社会研究中心(Australia Research Centre in Sex, Health and Society)操纵性教育。该研究中心公开为LGBTI社区代言。

Original source / 原文链接:http://youreteachingourchildrenwhat.org/hijacking-sexuality-education/

roz_ward_small.jpg

他们的战略包括推广类似“(不)安全学校联盟”(the Safe Schools)的课程以及将同性恋及跨性别的理念融入学校课程。这些战略是在拉筹伯大学研究中心系列调查的影响下做出的。

该系列调查的提议包括:

  • 变更小学性向教育的政策和课程
  • 对入职前教师进行新的性教育培训
  • 对在职教师进行新的性教育培训
  • 编制诸如安全学校联盟的课程及教师参考资料

上述变更强调的是同性恋和跨性别者社群所宣扬的性别和性取向多样化的理念。

这些调查在国民整体的性健康状况上不具代表性,却成为课堂性教育资源的基础。

澳大利亚中学生及性健康的全国性调查

自1992年以来,澳大利亚中学生及性健康的全国性调查大约每五年进行一次。自1997年起,该调查由拉筹伯大学的澳大利亚性向、健康及社会研究中心执行,该中心声称要“勾勒一幅关于澳大利亚年轻人的性取向,性知识以及性经验的准确的图画”。尽管存在明显缺陷,该调查却在持续不断地塑造澳大利亚性教育课程的内容(请参看下文中第五次全国性调查)。

《书写自己》(1998),《再次书写己》(2004),《书写自己》3,(Writing Themselves In (1998), Writing Themselves In Again (2004), and Writing Themselves in 3 (2010)),这份三调查报告最终促成了安全学校联盟的诞生。

2010年,经过安妮·米切尔教授(Anne Mitchell,时任维多利亚州同性恋健康协会主席)及兼任副教授林恩·希利尔(Lynne Hillier,起关键性作用的《书写自己》系列报告的作者)的游说,维多利亚州政府为安全学校联盟提供首期拨款。该项目的共同创办人是罗兹·沃德,她是一位拥有性别研究文学硕士的政治活动家。这三个人当时都在拉筹伯研究中心工作。在2013年8月,该项目获得了当时执政的工党联邦政府八百万拨款,这笔拨款在艾伯特(Abbott)和特恩布尔(Turnbull)执政期间继续提供。设立该项目的必要性是由希利尔所做的《书写自己》(Writing Themselves)系列研究支持的。它将同性恋及有同性恋倾向青年的健康问题和校园欺凌紧密联系起来。(点此获取更多细节

2013年第五次澳大利亚中学生及性健康全国性调查(National Survrey of Australian Secondary Student and Sexual Health 2013)(简称ARCSHS)

该调查在26所学校展开,同时通过家庭生育计划机构和LGBTI机构在网上进行增补调查。他们将样本结合起来以便得到一个2136名学生组成的样本。在统计上,这不是一个大样本,其显著性不足以变更我们的性教育政策。

用于增加学生数量的网上调查是个偏差样本,因为该样本都是从Minus18网站上面招募到的LGBTI社群中的学生,Minus18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支持年轻LGBTI社群的机构。

该项调查自吹“包括了400多所公立,天主教以及独立办学系统中学中超过2000名10、11、12年级的学生,并涵盖澳洲所有行政区”。其实只有26所学校参与了这次调查。其它被纳入计算的415所中学是因为775名在线反馈者中有665名提名了他们所在的学校。

在该项调查中,当前的性教育项目被批判为”异性恋正常化思维”。从这种角度来设计性教育,改革倡议者希望在澳大利亚性教育的方式上引入变革。

“19%的在线调查样本提到他们缺乏有关性爱方式的资讯。他们指的是缺乏如何进行性交以及如何享受性过程的实用性信息,以及缺乏除了阴茎进入阴道的性交方式之外的性爱实践信息,诸如肛交和口交”。如此,一小部分来自偏差性(极端)样本的学生决定了所有学生的性教育内容,并成了将性爱方式的资讯纳入新课程的基础

这项调查已经被当作是制定性教育课堂资源基础,包括制定全国性教育会话资料、西澳大利亚培养与发展健康的关系材料、维多利亚州吸引力材料以及新的澳大利亚健康及体育课程。

同性恋的成长(2014) 凯利·罗宾森

文中提到对教师进行“全面深入透彻的性教育”培训的重要性。

该文同时鼓励在小学开展性教育:年轻人在小学或是中学时期获得“全面深入的性教育”是一项权利,并且是性公民的核心,同时也保障了所有年轻人的健康和幸福”。

2010的《书写自己 3》( Writing Themselves In 3) 报告中也做了清晰的解析:“至少一半的SSAGQ年轻人在小学时就意识到了他们会感觉到同性吸引。建议(人们)需要高度重视在小学以及中学课程使用这些全面有代表性的材料。”

(不)安全学校联盟在其网站推介一本针对幼儿园孩子的故事书《性别仙子》。

所有这些调查的结果都不足以代表性健康问题的普遍国情状况,但是教育监管机构却运用这些结果来做决策。

2011年第一次澳大利亚中学教师性教育的全国性调查(National Survrey of Australian Secondary Teachers of Sexuality Education 2011)(简称ARCSHS)

在这些调查中搜集的数据在澳大利亚全国被广泛运用于制定性健康教育政策以及具体操作。

该调查的提议包括实施新的性教育方案。例如,根据在该领域强制性教学的要求,编写一套教师训练教材用于老师入职前的教育培训。新的老师将会在他们的课程中使用这些资源。

尽管调查显示第一次性交的平均年龄是16岁,调查结论还是强辩要把性教育纳入小学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