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y Faust video - (视频)同二代Katy Faust:从儿童权利与福祉反思同性婚姻

Katy Faust是两位母亲抚养长大的一位美国女性。关于同性婚姻,她说:“我要发声,因世界只说:只有支持同性婚姻才算爱同性恋者,反对同性婚姻就是仇恨同性恋者。听得多就会习以为常,更多人害怕被骂而沉默。停一停、想一想,改变婚姻定义其实牵连甚广,考虑到儿童的权利、福祉。你就能大胆地支持男女婚姻,然后继续爱同性恋的亲朋好友,与他们建立亲密关系,这就是人类的真我。”可是我爱同性恋者,然而我反对同性婚姻。

katy_faust_video.jpg

 

视频大意:

我置身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一方是支持自然家庭,就是爸妈婚后共同养儿育女。

同时,投入地去爱同性恋的亲友。很多人说:「你不可能两面都做到。」我说:「有可能,更必须如此。」

我的童年算是平淡,爸妈暗地里发生很多事,我都没留意。我与他们关系很好,我也很爱他们。我十岁那年,他们决定离婚,我百感交集,发觉生命中最爱的两人不再相爱。然后,我的生活经历了很多转变。妈妈离开了这个家,父母寻找他们各自的伴侣,我妈妈爱上一个女人,她们30年来都在一起,对我的支持始终如一。

我和妈妈一起生活,跟她和她的伴侣同住,她们都很棒!深入我心,在我生命中是不可或缺的人。若儿童需要两个相爱的成人,那我有了妈和她伴侣就应该足够。她们相爱、稳定、委身、不吵架,但对儿童成长来说,还是不够。

儿童也需要爸爸,我需要爸爸。如没有爸爸的爱、接触、鼓励、从小到大的陪伴,就不会有今天的我。有些时刻我只想与他一起,有些话,妈妈和她伴侣都会说,但由爸爸说出来,带来的影响是截然不同。因为这是每个人的本质,儿童就是要被父、母两个人,宠爱、珍惜和了解,那是孩子所需的心灵粮食。

我可说是在非传统的家庭长大,我爱父母和他们各自的伴侣,可以欣然接受,起初我还支持同性婚姻,我以为这是爱和捍卫他们的方式,我长大后才明白,即使我反对这政策也能爱他们。

从我个人经验来说,如婚姻只在乎成人的爱情,没理由反对同性伴侣结婚,我深知她们有能力去爱和委身,因我的妈妈正是这种人。但政府是不能只简单地,考虑到成人的爱情,政府要考虑儿童,修改婚姻定义,就是重新定义亲子关系,这样是不公义。若现要政府认可某种家庭结构, 有孩子的家庭应该让爸妈并存。

若政府要鼓励任何成人关系,那关系不应让孩子失去父母。如今我是个妈妈,看着我丈夫和儿女,有些事物是爸爸才可给他们,而我却不能。同样地儿女从我身上所支取的,爸爸却没有,孩子与我们的连系和爱都不同,既美好又精彩,若说孩子可以没有父或没有母,是非常不公义。

很多人问我:你妈妈对你的立场有何想法? 我说:妈妈也同意我,她知道两个男人同样不能取代她。在孩子的一生中,爸爸和妈妈两者都不可缺少,他们的角色不能互换,法律不应确立这点。

我要发声,因世界只说:只有支持同性婚姻才算爱同性恋者,反对同性婚姻就是仇恨同性恋者。听得多就会习以为常,而更多人害怕被骂而沉默。停一停、想一想,改变婚姻定义其实牵连甚广,考虑到儿童的权利、福祉。你就能大胆地支持男女婚姻,然后继续爱同性恋的亲朋好友,与他们建立亲密关系,这就是人类的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