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科学报告表明,无证据显示同性恋是与生俱来的No Scientific Evidence That People Are Born Gay or Transgender, Johns Hopkins Researchers Say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著名学者周一在马里兰州发布了一份长达143页的最新报告。报告指出没有足够确定的科学证据显示同性恋者和变性人生来就有一种确定的性取向或者性别身份。

http://www.thenewatlantis.com/publications/number-50-fall-2016

Original source: http://www.christianpost.com/news/no-scientific-evidence-that-people-are-born-gay-or-transgender-johns-hopkins-researchers-say-168263/

gay_demonstrators.jpg

 

这份由三个部分组成的报告 在新亚特兰蒂斯出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精神学部门学者劳伦斯迈耶和一位美国亚利桑那州大学统计学和生物统计学教授,还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精神病和行为学教授保罗麦歇,共同挑战关于性取向和性別不安症(gender dysphoria)都是由自然特征引起的说法。

此外,学者们更进一步挑战,歧视和社会杯葛是造成那些有同性吸引倾向的或者变性人身份遭受了更高比率的精神健康问题的唯一原因这说法。

在第一部分,报告指出没有充足的证据表明异性吸引,同性吸引或双性吸引是与生俱来的和不能改变的。报告仔细说明,显然过去有流行病学研究报告发现性倾向和遗传因素有轻微关连,但是这些报告并未能证明有遗传因子的存在。

报告更指出并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之前假设性的生理因素,例如孕前因素或激素影响足以成为性取向的成因。

“同性恋者和双性恋者的脑部的确有不同,但这些心理学和神经生物学特征不同并不能被证明为天生而非被环境因素影响的。报告还指出,有一个似乎和非异性恋相互作用的环境因素,即童年时期的性虐待受害占了很高比率。

实际上有一些证据证明性取向是流动的。

 

gay-pride-london-parade.jpg

伦敦的同志游行

 

研究青少年到成年人健康的国家纵向研究会的一份研究在1994年到1995年期间追踪了年龄从7岁到12岁的孩子的性取向,以及在2007年到2008年他们长成年轻人的性取向。

研究发现80%在童年期被认为有同性吸引以及双性吸引倾向的男性回答者,后来被鉴定为唯异性恋。同时,超过一半被认为童年时期有双性吸引倾向的女性回答者,在她们成为成年人后只被男性所吸引。

“性取向是流动的;性取向随着人们的成长而变化,” 迈耶(Mayer)在上周五访问中说。“可能有一些被认为是异性恋的人后来被认为是同性恋,可以两边走。重点是,性取向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具有流动性和弹性。”

这份报告还分析了关于双胞胎和谐率的研究。一份研究是精神病学流行病学家尼可拉斯和他的同事们分析的3826份同样的兄弟般的同性双胞胎。

在分析双胞胎之一至少有一个同性吸引倾向的时候,报告发现这些案例中只有一小部分的双胞胎两个都有同性吸引倾向。这份关于和谐率的研究包括18%的同卵男性双胞胎,11% 異卵男性双胞胎,22%的同卵女性双胞胎和17%的異卵女性双胞胎。

报告解释说:“总结一下关于双胞胎的研究,我们可以说没有可以可信赖的科学依据表明基因决定人们的性取向。但有证据表明,基因在影响性取向中扮演了一点角色。所以关于“同性恋是否与生俱来的?”这问题需要澄清。实质上没有证据表明任何人,同性恋或者直男生来就是那样,或是他们的性取向是由基因决定的。但有一些从双胞胎研究得来的证据表明有某些遗传因素的存在可能会增加人们后来成为同性恋者或者从事同性性活动的可能性。”

在这份报告的第三部分,学者们分析了一些研究,即关于尝试去显示跨性别人身份和神经系统区别的关联。

 

inclusive_bathroom.jpg

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中性卫生间

 

虽然一些研究已经发现,脑部激活模式在跨性别人们之中有所不同,但学者们认为“关于脑部激活和性别身份或者激励的可能性联系,这些研究确实不能提供充足的证据来得出一个完好的结论。这些结果互相冲突而且令人不解。“

这份报告认为:“问题不是简单的关于跨性别人士和那些与生理性别相符合的人们的脑子有所不同,而是是否性别身份是固定不变的,天生的和具有生物学特性,甚至当它和人们的生理性别不相符合的时候。和环境或者心理原因是否促成性别身份意识的发展。跨性别的成年人在神经学方面的不同也许是由于生物学因素比如基因或者胎儿时期的荷尔蒙暴露,或者由于心理或者环境因素比如童年时期被虐待,或者源于这两者的结合。

这份报告继续陈述:“没有连续的,纵向的或者比较有希望的研究关注到跨性别的儿童后来发展为变性成年人的脑部。这方面研究的缺失严重地限制了我们去理解脑部形态学,或者功能性活动和后来发展的性别身份不同于生理性别的因果关系。”

此外,这份报告还指出把儿童塑造成让他们以为必需使用阻碍青春期的药物或进行变性手术才能避免精神健康问题的严重错误。

这份报告引用了美国精神病协会关于精神紊乱的诊断和统计说明的第五个版本来说明儿童期性别不安症的持续通常并不能留存至成年时期。

这份报告解释:“在生理男性当中,性别不安症的持续性大概从2.2%到30%。在生理女性当中,这种持续性大概从12%到50%。关于性别不安症持续的科学数据仍然很少,因为在总人口中患上性别不安症的人数很低,但是大量文献研究结果表明,仍有很多我们不知道性别不安症在儿童中会存在或者停止的理由。

本报问到迈耶对来自左翼和不同意他观点的保守派的批判的回应。

迈耶的联合作者保罗麦歇在过去已经发表过被批评为对性别与及变性手术激进的言论。迈耶怀疑那些批评会表明这份报告的发表只被用来去服务于麦歇的偏见。

迈耶说:“那是不正确的。这里的每一句话,我或者亲手写下来或者认可了。从哪一方面讲都没有偏见。偏见只是针对科学。”

迈耶继续说:“我想我们卷入了一场高分贝的战斗,尤其是在当前的环境。当科学支持我们的立场时,有时是放低一点声音比较好。换言之,保守派也已经高度批评了这份报告,因为它没有支持这个或支持那个。这里的观点是让科学来说话,然后看他们怎么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