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学校:“彩虹意识形态”为转性推波助澜 - Safe Schools: ‘rainbow ideology’ fuels sex switches

包括支持一名4岁学龄前儿童在内的几件新州学生改变性别事件被披露后,越来越多的声音反对极端化的安全学校项目并要求其被取消。

澳大利亚基督教游说团体的发言人温迪·弗朗西斯宣称,随着安全学校项目的开展,由于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认同的不一致性导致的性别焦虑案例急剧攀升。

原文链接:http://kidsrights.org.au/safe-schools-rainbow-ideology-fuels-sex-switches/

rainbow_flag_breeze.jpg 

“安全学校项目不是来解决这一问题的,而正是引入了该项目,这种情况才开始发生,”她说, “一个四岁的孩子寻求去改变自己性别的想法简直是不可思议。我们正在为了‘彩虹意识形态’牺牲我们的孩子。”

新州教育厅主管学校执行的副秘书格雷格在这周的议院评估会上说“相当多的学生正在学校里面经历性别转换,其中最小的只有四岁”。

他说安全学校项目仅是用于支持学生、家庭和学校的一项资源。

这名四岁的孩子明年要上幼儿园,而且已经被鉴定为变性人。该幼儿园已在安全学校反欺凌网站上注册以获取帮助老师们准备协助这个孩子的资料。

知名儿童心理学家迈克尔·卡尔-格雷格告诉每日电讯报,包括最小仅有三岁在内的250名儿童正在墨尔本皇家儿童医院接受性别焦虑的治疗。人们对于性别转换意味着什么还有一些迷惑。

“如果他们是小男孩,他们希望成为小女孩,他们打扮成小女孩的样子,留长发,使用别的名字,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需要任何的医学治疗。随着他们的成长直到青春期的接近,他们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他如是告诉第七网络的日出节目(Sunrise)。

西澳大利亚州教育部门的执行董事林赛·黑尔(Lindsay Hale)表示,“如果一个家庭向医学专家咨询了有关他们孩子的性别鉴定意见,并且这些专家也建议学校做出相应的安排,学校工作人员会将这些建议纳入规划”。

在南澳大利亚,保密的建议会被提供给“个别要求协助以支持一个学生确认或转变性别的学校”。

在维多利亚州,针对同性吸引的、性别多样化的和阴阳两性的学生,学校有指导方针以确保他们的安全和对他们的包容,学校的护士,福利官员和顾问都会提供帮助。

上个月,澳大利亚人报披露了一个案件,家庭法院准许一名15岁的孩子摘除两个乳房,以便她能感觉到更像是一个男孩。

在澳大利亚对于诊断出患有性别焦虑症儿童的正常程序是,从14或15岁开始采取激素治疗,以抑制他们的青春期发育;然后他们的父母向法院请求第二阶段的治疗,即从大约16岁开始,开始给孩子摄入异性激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