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多利亚州教育部在没有理据支持下推行安全学校计划 - Safe Schools: Victoria’s DET can’t prove homophobic bullying

维多利亚州教育官员已经承认,在学校里由于恐同而发生霸凌行为的比率方面,官方缺乏实际证据,去证明州政府授权的备受争议的安全学校项目的决定是正当的。

在议会回应这个问题的时候,教育部披露他们其实并没有统计数字,去解释在学校里霸凌案件的具体原因,比如种族,性别,外貌,残障,信仰,或者性取向。

Original source: http://www.theaustralian.com.au/news/nation/safe-schools-victorias-det-cant-prove-homophobic-bullying/news-story/11b9fe2832a44e3cd39041a6d94566a0

 bullying.jpg

维多利亚州教育部承认校园里的霸凌行为理由十分复杂

安德鲁工党政府已经致力于花费超过二百万澳元用于推出安全学校项目。这个项目由拉特罗布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开展,现在由维州教育部向全省公立中学组织实行。

安全学校项目提供帮助学校处理学校恐同的问题,包括提供职业培训和性教育资源。但此项目被广受批判,其实它是在促进性取向以及性别多样化。安全学校的作者罗斯沃德曾经说,此项目与在学校里杜绝霸凌行为无关。

“校园里的霸凌行为案件经常会被学校记录下来。然而其根本原因或者理由却十分复杂,可能不太容易识别。”这是该部门在二月份的回应。

“在很多案例中,卷入霸凌行为的孩子和年轻人都不能清楚的表达他们行为的原因。所以关于学校霸凌行为的根本原因统计报告并不可靠.”

这个回应也对维多利亚教育部长詹姆斯梅利诺曾重复发表的声明提出疑问,即75%的同性吸引的年轻人在学校里都被欺负过。

这些数据似乎是基于La Trobe University 在2010年促进安全学校工作研究报告的基础上。La Trobe 是因着此研究收到了州政府的拨款,代表政府实行安全学校。

这份《写出他们自己三部曲》报告已经由于各种各样的缺点而被学术界所批判,包括参与者自我选择的要求,意味着取样群体可能并不能代表广义的同性吸引群体。

对该部门提出这个问题的国会秘书、反对党领导人蒂姆史密斯认为,这很清楚表明教育部并没有收集在校园霸凌行为的各种原因的独立证据。“好的政策应该建立在证据的基础上,”史密斯先生对澳洲周末这样说道。

“所有的孩子们应该学会用宽容和尊重去对待学生中存在的多样性区别,不论是否在社会背景,性别,性偏好,宗教,语言,外貌等其它方面。

“安全学校项目因为其旨在传播一种后现代主义者的意识形态和关于性和性别的激进想法而被高度批判,而它并不是用来防止恐同的。”自由党在支持一套全面的反霸凌项目的同时,已经致力于废除安全学校项目。

长期LGBTI健康倡议者罗波米切尔说安全学校项目由于好几年缺乏监管和透明度,已经被“不可挽回的被污染了”。

“我们已经有同样的队伍来做这个研究,设计项目然后吸引资金来兑现,”他说。“政府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得到一个可靠的,不带有特定议程的一个独立的团体,去设计一个全面的反霸凌项目。”

发言人梅利诺先生说,政府已经使该项目强制化,因为“它拯救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