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观察:有关安全学校课程必知的七件事情 - Seven Things You Must Know about the Safe Schools Program

编者按:

当(不)安全学校课程(SSC)于2010年在维州开始推广的时候,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样一个课程的存在,直到六年后一位四个孩子的母亲因为对(不)安全学校课程教授孩子们如何变性等内容无法认同而带自己的孩子从Frankston高中(维州的一间高中)退学,该课程才进入广大媒体和父母的视线当中。从此,这个标题严重误导人的课程中一些令人十分惊骇的内容开始被一步步揭露出来。

Original article / 原文链接:https://billmuehlenberg.com/2016/03/17/seven-things-you-must-know-about-the-safe-schools-program/

safe-schools-coalition-logo.jpeg

 

这些内容和该课程隐蔽推广的方式遭到了大量家长、教育界人士、媒体人、政治家和关注孩子教育与未来的人士的激烈反对,甚至连LGBTI阵营中的著名活动家Cate McGregor也不惜代价发声反对该课程。

20162月,总理Malcolm Turnbull要求对该计划的内容进行全面检查

20163月,教育部长Simon发文要求SSCA立即对其计划框架及内容作出整改,并宣布联邦政府将在2017年6月与SSC机构的合同到期后终止拨款。

那么,究竟该课程中包含了哪些令上述人士极其担忧以致于不得不冒着被称为“恐同者”的风险站出来反对它?下面这篇来自文化观察博客专栏作家Bill Muehlenberg的文章详细剖析了这个所谓的“安全学校课程”的外在内里,透过作者的精辟总结,该课程企图侵入教育平台向所有学生灌输以下内容的野心昭然若揭:

由此可见,该课程并非关于“反欺凌”,而是不折不扣的受马克思主义影响的性教育课程。这样的内容您赞成吗?您是否知道反对的声浪是如何日渐增高的吗?

编者收集到以下事实:

我们的问题是:无论您对该课程有多少了解,您认为它是无可争议且应该在学校内被实施的吗?

CCD编辑部为您翻译以下译文供您参考并了解该课程,译文后面有更多有关该课程内容及分析的进深阅读,欢迎参阅。

 

文化观察 2016年3月17日 – Bill Muehlenberg

最近,由纳税人资助的安全学校联盟课程广受关注,这是有原因的。该课程内容令人震惊,你了解得越多,就越不喜欢。该课程伪装成学校反欺凌项目,而实际上与反欺凌风马牛不相及。我们越了解其中的内容和背后的支持者,越觉得它臭气冲天。

对于这个激进的社会工程项目,所有担忧的家长需要了解以下七件事情。请将这些信息告知其他人,包括政治家们,让他们知道这个课程具有怎样的毁灭性和破坏性。至少,所有的政府拨款(也就是我们的纳税金额)必须要从这项革命性激进项目中撤走。

第一,安全学校联盟课程与反欺凌无关。

sex_education.jpg

如果相关的话,它应该讨论主要的欺凌案例:即那些欺负别人长得太高,太矮,太胖,太瘦,太丑,太漂亮,太聪明,太愚笨等等的人。但是相反,这个课程只与一件事有关:推广同性恋和与其相关的性方面的内容。它的网站是这样自我介绍的:

澳大利亚安全学校联盟是一个全国性的组织和学校的联盟,旨在为同性相吸,交叉性别和性别取多元化的学生,教职员工和家庭创造安全的和包容性的学校环境。源引自www.safeschoolscoalition.org.au/who-we-are

以下是在SSC(安全学校联盟)资源”网页找到的部分内容:

  • 成长中的同性恋者一项澳大利亚的试点研究,探讨恐同性恋症,恐变性恋症和异性恋的影响
  • 天啊 我是同性恋由年轻人创建的“天啊 我是同性恋者”探讨性向和性别认同。
  • 学校支持出柜或转变性别身份的学生的指南为支持跨性别和性向多元化学生的学校提供步骤性指南。
  • 举办包容性学校社交聚会的指南:使用该资源以确保学校的社交聚会,舞会或任何活动具有包容性。
  • 我们所有人开创性的支持性别多元化,性取向多元化等等的教育资源

第二,安全学校课程致力于彻底转变我们的学校、孩子和社会。

其幕后的主要推手Roz Ward推出各种让大多数父母感到震惊的材料。

safe_schools_stand_out.jpg

例如36页的彩色光鲜的小册子“出柜”(STAND OUT)就让你大开眼界。你们都应仔细读一读。我们可以来看一下第六页上的一项,男女共用厕所的概念在这里被推出来。“恐变性者还表现在对学生自由表达自己性别的一些特殊限制,包括校服的要求和卫生间的使用。”

www.safeschoolscoalition.org.au/uploads/67bcaee23b6cd8036e402aa33e4e4490.pdf

更过分的是,SCC不断将各种令父母震惊的网页、网站和网上资源链接起来。其中经常被提到的MINUS18网站,教授如何束胸的部分着实令人“大开眼界”。该网页进一步链接到别的网站,例如国际性爱玩具店“工具屋”(The Tool Shed)。迫于公众压力,与该网站的链接现已从SCC网站上撤去。Minus18网站链接如下:

minus18.org.au/index.php/resources/sexuality-info/item/441-how-to-bind-your-chest

第三,该课程还提供学生信息,帮助他们参与各种令人质疑的活动,例如如何变装

safe_schools_toilet_code.png

  1. 让学生有权不根据性别选择校服。
  2. 按类型而不是性别来给校服分类。例如,用‘衬衫’,‘裤子’,‘饰件’取代‘男生制服’和‘女生制服’。
  3. 执行不分性别的”平等的”校服标准(如头发长度,化妆,珠宝装饰,短裤和衬衫长度,等等)。
  4. 在学校的校服政策或着装准则中明确认可跨性别和性向多样化的学生。

gender_fairy_cover.png

我们还在SCC网页找到一本儿童图书《性别小仙子》。这本书是这样开始的:“只有你才知道自己是男孩还是女孩。没有别人能告诉你。”该书是专为4岁以上的孩童而写的。该网页继续写道:

《性别小仙子》以一个传统的性别故事为开端:两位婴孩出生了并拿到粉红色或蓝色的礼物。然后性别小仙子(它是一个非两性的身份)回答了这两位跨性别的婴孩的提问:我能用男厕所吗?(是的,你是个男孩。)我能穿女孩的衣服吗?(是的,你可以穿任何让你感到舒适的衣服。)

第四,我们需要看看SSC一些主要的幕后推手。

roz_ward_small.jpg

支持SSC的一个主要团体是澳大利亚性别、健康和社会研究中心(ARCSHS)。该中心的主要人物是拉筹伯(La Trobe)大学的性学家、活跃分子和马克思主义者罗兹伍德(Roz Ward)

LA TROBE的网站是这样介绍她的:“澳大利亚性别、健康和社会研究中心,心理学和公众健康学院,科学、健康和工程学学院,安全学校联盟维多利亚州协调人。”
www.latrobe.edu.au/she/staff/profile?uname=rward

去年,在墨尔本召开的马克思主义大会上,她炫耀自己是如何通过开发安全学校课程在课堂内传授马克思主义的。她一再谈到为什么她想通过学校系统煽动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政策。Ward说到:

“为保证资本主义的平稳运作,统治阶级压迫我们的身体、关系、性取向、性别身份并伴随着性别歧视,同性恋恐惧症和跨性别恐惧症。他们从中获益,并将继续获益。他们以此破坏普通人的精神,耗尽我们的思想,迫使我们接受现状,使我们继续活在或觉得应该活在小的社会单元和家庭中,继续繁衍,为那些社会单元中的人尽职尽责。”

她还提到:“除了社会污蔑和歧视之外,几乎任何一个单一的社会结构的设立都仅满足男性、女性两种可能性别的需求。从我们使用的厕所,校服,更衣室,所有的正式文件,护照,机场检查过程,任何事情都仅分成了两种有限的性别选择。”

第五,警惕他们与恋童癖的联系。

随着我们对这个邪恶的项目的进一步深挖,我们就会发现各种令人不安的联系,其中包括那些鼓吹恋童癖的人一直是SSC背后支持团体的活跃分子这个事实。这是今天的报纸摘录:

国家党参议员George Christensen运用议会权力控诉安全学校联盟项目诞生地La Trobe大学里的 澳大利亚性别,健康和社会研究中心副主任Gary Dowsett鼓吹恋童癖。

gary_dowsett_quote.jpg

他引述了Dowsett博士在1982年发表的一篇文章。当时Dowsett还只是一位学校教师。在文中,Dowsett追叙了他的一位朋友是一个恋童癖,努力搞懂他与男孩们之间关系的事。

“这些关系,包括其它很多事情,是在培养和支持这些男孩,是真正关心他们的幸福和成长。”他在同性恋信息期刊上写到。

“我们有个法律或社会问题要去争取:对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的监护权,恋童癖者和他们的未成年爱人的法律权益,与这一体的儿童的性权利。我们需要为这些孩子争取权益。我们需要保护处于恋童癖中的年轻伴侣们不受法律和社会管理系统的伤害。这套系统将他们视为违法乱纪者。

Dowsett写道许多父母们发现他们的孩子有”性意识”,而诸如拥抱,沐浴和哺乳等活动会让父母产生性欲。

“父母与孩子之间那种轻柔的,试探性的性欲与恋童癖和他们的心上人之间的爱有何不同呢?”他写道。“从所有的记录和许多学术研究来看,虽然有些比较糟糕,但那种爱、温暖、支持和养育组成了恋童癖关系中重要的一部分。

www.theaustralian.com.au/national-affairs/education/irate-coalition-mps-plan-safe-schools-rumble/news-story/fc73368f197f12f01381ea339c783821

第六,我们来听听在校生和他们的父母是怎样说的。

一位15岁的维多利亚女生说道:

safe_schools_stand_out_2.jpg

“安全学校”的影响

         所有科目都在讲述“安全学校”,尤其健康课程。虽然该课程声称是个自愿选择的项目,但是当你选修健康科目时,你就发现它已融入课程中,你无法回避。

–     它比其他重要的世界性课题拥有更高的地位。譬如有一天,墙上贴满了学生制作的有关其它国家的健康话题、发病率和死亡率的海报。可是,第二天,这些海报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LGBTI的海报(注:LGBTI是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换性者和跨性者)。

         整个校园到处贴满了LGBTI的海报。当你走过门厅,你可以看到海报。从走廊走过,你可以找到15个海报贴在不同的地方。无论走到哪,这样的海报到处都是,没有一天看不见。这意味着这些东西被当作真理教授给每个人,即使你根本不想去了解它 。在不经意间,这些内容全天候、潜移默化地传授给了每个人。

         它使不是或不认同LGBTI的学生觉得低人一等,而那些认同LGBTI的学生则感到高人一筹。

Cultural Marxism in Schools: Let the Children Speak

对此,父母们也深表忧虑。其中一位这样说到:

“当我得知我孩子的小学Marrickville West公立学校加入了安全学校联盟,我完全惊呆了!我们的学校都是来自少数民族社区的学生。为什么LGBTI社区要有这样一个完全排除这些学生需求的反欺凌课程?我的孩子的学校发生了这么巨大的变化,我却被蒙在鼓里,我感到失望之极!我有权权道孩子在学校被教了什么!”

youreteachingourchildrenwhat.org/

第七,现在有多位了不起的联盟党议员强烈反对这个课程。

george_christensen.jpg

他们呼吁砍掉这个项目或至少要停止拨款。大家已经注意到George Christensen等人做出杰出的贡献,他们警示公众当心这个有毒的项目,并想方设法压缩它。

 

eric_abetz.jpg

另外,塔斯马尼亚自由党议员Eric Abetz说到:“我已经明白了:这个所谓的安全学校项目是一个糟糕的项目。按这个项目设计者的说法,它是建立在鼓吹激进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础上。无论动机如何,反校园欺凌应该成为澳大利亚每一所学校每一位教师的核心任务。安全学校项目应当取缔。”

barnaby_joyce.jpg

他还说道:“Barnaby Joyce决定私下劝说教育部长Simon Birmingham 在这个争议性的反欺凌安全学校课程上悬崖勒马因国会后座议员对Simon发表为该计划洗白的言论十分不满并且Barnaby认为该课程的主要支持者之一是恋童癖鼓吹者。

www.theaustralian.com.au/national-affairs/education/irate-coalition-mps-plan-safe-schools-rumble/news-story/fc73368f197f12f01381ea339c783821

令人伤心的是,有一些极左的活动分子如反对党领袖Bill Shorten和维多利亚州长为这个如洪水猛兽般的项目极尽辩解之能事。维省州长Daniel Andrews最近谈到此项目时说:“我已经做出承诺,即使没有了联邦政府的资助,安全学校反欺凌项目也将会在维多利亚州继续。”他信誓旦旦如果联邦政府真的削减拨款,州政府将会填补缺口。

www.abc.net.au/news/2016-03-16/victorian-premier-guarantees-safe-schools-if-federal-funding-cut/7252272

结论

目前,联邦政府正在调查机构性孽待儿童的问题。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安全学校课程充其量不过是借激进的少数团体之名来虐待儿童的项目。

任何如此激进、危险和有争议的课程在进一步推广之前必须要经过严格仔细的审核。至少本着对澳大利亚纳税人负责也应该这么做。基于这个项目在本质上是有毒的,堕落的,又和那么多激进的团体联系在一起,在进行全面合理的审核之前,该项目应当立即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