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们应该被要求推广极端性教育吗?- Should Teachers be Required to Teach Extreme Sex Education?

人们开始非常担忧类似“安全学校”的课程, 越来越多反对它们的实施。 最近墨尔本高中老师 – 莫伊拉 迪茗女士明确表态反对此类课程,并表示宁可辞职也不教授“尊重关系”的内容 某位议员“尊重关系”是针对更年幼的孩子,简化版的“安全学校”课程。 据太阳先驱报的一篇报道, 迪茗女士表示

…她对于教材内容感到震惊, 宁可失去工作也不愿教学生们这些低级下流的垃圾。

Original source / 原文链接:http://www.marriagealliance.com.au/should_teachers_be_required_to_promote_extreme_sex_education?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teacher_speaks_out_3.jpeg

 

迪茗进一步解释,该课程内容极度成人化,特别是对其所针对的目标年龄群, 对于阻止欺凌和性别歧视毫无帮助。 更糟糕的是,它用各种不健康和危险的方式来扰乱孩子的心灵。

教授低至12岁的孩子们色情内容并让他们在课堂上讨论自慰与性行为是不合适的, 这根本不能有效阻止该课程所要针对的基于性别的暴力和歧视。

来自太阳先驱报的凯文 唐纳利阐述了“安全学校”和“尊重关系”两个课程之间的相似性:

两个课程都认为, 男性或者女性是是一种社会概念(或是社会建构的产物), 学龄儿童被告知因为性别是流动性的、没有界限的,所以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他们所想要的任何性别。

需要引起注意的是,从明年开始,这两项课程将成为维省所有公立学校的强制性教学材料,而且几乎可以肯定的是, 如果同性婚姻合法化,其他各州也将效法维省的做法。更严重的是,这些教材被设计成基础教育学科,家长们根本无法保护孩子避免接触到这些内容。据此,孩子们被教导性别流动性和性体验不仅是正常的,而且应该被鼓励,而重要的教学如写作,阅读,数学则被看成次等重要。

执行这样一个课程的后果是什么呢?其后果就是,孩子成为政治筹码,他们在人际关系和性发育成熟等方面的成长过程被伤害和牺牲。斗争已经从政治和政府的游戏领域转移到对澳大利亚儿童的暗中攻击。因为意识到年轻人的心灵最容易受影响和感化,象“安全学校”这样的运动已经决定明确他们的行动方向是对现在新兴的一代和未来的世代进行洗脑。他们的政治斗争直接指向我们国家年轻无辜的一代,将年轻人的最后一道防线–父母推开。

澳大利亚需要保护我们的年轻一代远离类似“安全学校”和“尊重关系”这样有害的教育组织, 迫使政治重归公平游戏的领域,远离我们的孩子。

有关(不)安全学校课程的进深阅读:

每日电讯:新州加盟(不)安全学校联盟计划的学校名单

现在就采取行动!

马科斯评论:“我们所有人”课程指南

“我们所有人”单元所包含的资源

转载:这样的课程,你会让孩子上吗?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四位勇敢的女士

新闻周刊:更安全的学校还是激进的马克思主义性革命?

致关心孩子的您:使命与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