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科斯律师:“我们所有人”课程指南 - The ‘All of Us’ Unit Guide

如果你还没有读过“我们所有人的”课程指南,那就请阅读一下吧!

不安全学习计划,我们所有人课程指南

Original source / 原文链接:https://themarcusreview.com/2016/02/27/the-all-of-us-unit-guide/

我强烈建议你读这个课程指南,从而形成你自己的观点而不是依靠主流媒体因为除了玩背后骂人的游戏,他们拒绝调查和报道其他的。

注意这篇文档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其他文档和视频包含了的该课程资料。

这里是一些观察到的细节-如果你有任何其他的发现请分享给我们:八课当中有四课都是特别专注于LGBTI人群的。其他四课被最佳描述为是致力于共产主义式的强制灌输。

  • 第一课: – 建立一个安全的空间并且要求孩子们去签订一个关于行为认同小组协议“, 比如:’我们不会对在课堂上的言论说长道短(17)
  • 第六课 – 减少异性恋正常化思维“, 成为LGBT同盟并且写下并签定同盟誓言” (42-43)
  • 第七课作为一个LGBTI的同盟怎样可以突出自己并在一周内承担完成同盟特别任务‘, (46)
  • 第八课 – 关于如何能创建我们所有人的安全学校的策略 (50). 在第5253页有具体特别建议比如给‘LGBTI和他们的同盟建立一个安全的空间并安排定期见面‘ 

这个课程是为7, 8 年级的学生设计的 (在第9页和第53页最上面的段落都有例子)

  • 当遇到一些挑战性和普遍问题时教师被鼓励去参考 我的天啊我是同性恋者和我的天啊我的朋友是同性恋的小册子 (12)。这些为年轻人设计的内容还包括束胸和栓起阴茎等等的建议。
  • 你必须得一直用同性恋者用来描述他们自己的词汇。 如果他们称自己为‘gay’, 那么称他们为‘homosexual’ 就是不可接受的。(18)
  • 小至11岁的孩子们被要求扮演16岁的同性恋者。(20)
  • 当孩子们被要求列出男女性的特征时,老师要求他们想象自己没有任何生殖器官-在这之前,老师应该先让孩子去考虑这些特征是否对外星人来说重不重要。(pages 30-31)
  • “性别”和”性”正在被重新定义。现在”性”的意思是你与生俱来的 (比如, 男性, 女性, 或者双性), 而”性别” 却是关于”你的身份”(30页)。牛津字典目前还没有引用这样的定义。
  • 现在显然对于男性来说化妆“并不少见,反而很普遍”, 比如说画眼线(31页)。
  • 异性恋正常化的观念应该被弱化。你们自己看看第42页吧,试想一个11岁的孩子要怎样才能吸收这些内容。

左翼媒体是如何给我们事实报道的

悉尼先驱晨早报的朱迪. 艾南试图报道了一些“”事实“下面就是这篇诡辩的”实情”:

“安全学校”的教材中没有任何内容是露骨的,或是指导孩子们对他们可能不想拥有的乳房或者阴茎做些什么。

之所以出现这个问题是因为另外一个不同的机构叫做Minus 18 。该组织是由一群年青人主导的关于LGBTI青少年的网络平台。 在它的网站上, 有一本40页被称作 “OMG, 我是变性人 的小册子”, 该册子里只有不到1页的内容是关于怎样安全地束胸和栓起阴茎的建议。

是的, minus 18就是”不安全学校”的附属机构和支持者,它的网站和标志都非常显著地展现在不安全学校的备课资料中。但是束胸和栓起阴茎却不是这个不安全学校教程计划的一部分。而且这个小册子是提供信息给那些正在寻求特殊意见的特定年轻人群体的。

当然, 朱迪好像并没有意识到或者不愿意提出这个问题:

  • 老师(也许还有学生) 都被鼓励去查询由minus 18 提供的 “OMG 我是同性恋者 和 OMG我的朋友是同性恋者” (12页和上述第三个观察)。
  • 并且” OMG我是同性恋者和OMG我的朋友是同性恋者” 的文档都可以直接从安全学校同盟计划的网站下载。

宣称”我们所有人的计划”是一个独立于minus18的材料课程并不能将它洗白。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minus 18,请点击进入

父母同意书

最后, 我最初的担忧之一就是学校并没有征求父母的同意就传播这些资料给学生。这个担忧现在已成真。就如 “澳洲报”的安吉娜. 仙娜函所报道的:

有一些资料,尤其是minus18所提供的图片太生动以至于不能通过学校的防火墙,但学生却催促着老师解除网站的封锁。

这就意味着一个联邦教育课程在建议学校允许他们改变防火墙的保护制度。父母可能对此感兴趣。。。。

all_of_us.jpg

正如正确和错误是道德范畴, 所以父母是否同意这个问题在这个课程的回顾中是关键的。然而这几乎却没有被触及到。。。。

父母的掌控才是真正要点。LGBTI团体已经在反欺凌的伪装下偷偷摸摸地把这个议程推广到了500多所学校,学校并不接受父母的咨询,因为他们知道当澳洲父母知道真相后会有何感想。

如果你以前不清楚, 但现在应该明白了: “我们所有人”这个课程应该被重新命名,并且较大幅度地重写并且无一例外地把父母们包括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