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左翼的教育议程 - The Extreme Left's Education Agenda

由于收到数不胜数的要求,我把我所接触到和所撰写的,关于极左马克思主义的教育纲领,包 安全学校 (Safe School) 和幼儿园早期开始大纲 (kindergarten Start Early programs) 的文章和观点罗列出来。 

所有以下提供的资料,都被仔细研读,相关内容的原文出处也被标记(例如安全学校,All of Us” 的课程提议)。读者只需单击链接即可阅读原文。 

Original source / 原文链接:https://themarcusreview.com/2016/08/12/the-extreme-lefts-education-agenda/#more-15536

stand-out-ssca.jpg

文章内容将不断更新。我将陆续把最新进展加入置顶段落

时至今日的故事

这里是按照日期排列列出的,整件事情的发展主线。请点击链接延伸阅读。您所能做最有效的 事情,就是保持关注和了解,以及鼓励越来越多的人来研读这些资料而形成自己的见解。

高质量的教育 – 你支持吗?– 这一切都从安全学校我们全部”(All of Us)大纲开始。在众多 的提倡里,让人侧目的内容是让11 岁的孩子去角色扮演16 岁同性恋。

安全学校程序将被重新评审 –街闻巷语被传开,联邦政府宣布将正式评审该课程

LGBTI 团体的争论降格到辱骂 – 极左分子对于重新评审的反应一如既往。

安全学校在维省成为强制课程 – Daniel Andrews 说他将强推安全学校课程,无论联邦政府的评审结果如何。 

安全学校课程将被搁置 – 联邦政府明智的搁置了该课程。全套由William Louden 教授负责的评审以及教育部长声明的改变可以在这里找到。

我们大家简介 – 链接至官方内容在此,也对其中最具争议的内容提供了有用及标明出处的简介 

你的小孩准备好早教了吗?”- 幼稚园和学前班的孩子也是这计划中的一部分。真的,不是危言耸听。 
澳洲早期童年教育协会(The Early Childhood Australia Board,简称ECA) – 这是提早开始幼儿 园课程所攀附的平台。儿童的性发展和行为:穿裤子不粗鲁则是由ECA 的成员所撰写,由ECA 网站以$ 16.95 贩卖。 

关于安全学校议程的证据 – 维省组织该课程的负责人自豪的宣称安全学校课程和多元文化以及反欺凌毫无关系——家长们根本无力阻止其推广。

安全学校议程稳步向前 – 另一大纲加入,这次200 页的大纲自称为早些理解Roz Ward 被指派入维省政府的高级咨询组。

Roz Ward 仍旧潜伏 – Roz  Wards 称澳洲国旗种族歧视,称我们需要一面红旗在维多利亚议 会上方飘扬。 击溃左翼 –  TMR 将左派支持Roz Ward 的观点逐个击破

结语

很多初次接触到这些资料的人们被这些资料雷得目瞪口呆,因为这些方案可用来教育10 岁前 的孩子们。当人们得知这些课程已经在他们孩子所属的学校和托儿所暗暗展开的时候,大家的反应更是难以置信。

此后,人们一般都会问我:这些垃圾从何而来,我又能如何应对?

这些垃圾是由极左的激进分子所写。例如,安全学校的绝大部分是由激进的马克思主义者Roz Ward(以及她的团队)所写。我也有关于此的特别专栏

关于能向谁提意见,我可以告诉你标准的程序是你当地的议员MP , Early Childhood  Australia (关于早早教育计划Start Early Program), 你学校的校长或教育部。这些举措将造成一定的,有限的影响。

我也建议你不要因此而和你当地学校或幼儿园的老师闹僵。这样做只能无功而返而让这些让人 作呕的利益团体坐收渔翁之利,因为老师们对此无能为力,也常常对这些极左马克思主义者的 纲领所知甚少。你可以冷静地问老师他们是否在教育这些内容,因为你有权知道。

另外,最好的方法就是尽可能冷静的,客观的去和别人分享你所了解的事实(例如这个帖子 可以利用网络的facebook, twitter, 微信,聊天,电台之类) 将事实罗列,让其他人可以因此 作出自己的判断——一个正常的人全面了解的这个课程的内幕之后,应该不会需要你做任何的 建议或劝说,而对这个让人作呕的课程作出正确的判断。 

只有让大家都警觉以及全面了解之后,才不会纸上谈兵。现在的挑战是没有足够的人知道这个 课程以及这些课程的真正内容(你可能发现上面很多资料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话虽如此, 一旦大家开始了解事实,他们一般都会如我刚才所描述的——目瞪口呆。

附带说明一下,你可以留意到我全部相关的文章都被仔细研读,相关有争议的内容的原文出处也被标记。 

联邦政府要重新评审以及更改安全学校的举措虽然让人鼓舞,但实际上却收效甚微 —— 特别是在维省。前路漫漫,我们需要更多的努力去抵挡这些从未停息的阴险纲领,对我们教育系统乃至文化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