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如此担忧“安全学校”?Why are we so concerned about “Safe Schools”

虽然有很多家长明白我们对“安全学校”的担忧,但还是有不少家长并未有机会阅读和了解该计划的内容。许多家长真诚地询问我们:“‘安全学校’计划是什么?为什么你们这么反对它?”

我们最大的顾虑之一是,该项目教育孩子们说心理性别跟生理性别并非一致。换句话说,该理论认为,患有性别烦躁症的儿童只需简单地改变、或转换到相反的性别,就能解决他们的烦躁症。转性的方式包括阻断荷尔蒙以去除青春期发育、年龄大些的孩子甚至会被施以手术来变性。

该计划还鼓励教师们引导年龄低至5岁的幼儿变性——在南澳州,有些学校甚至有权利在没有跟孩子家长商讨的情况下就可以这样做。

我们知道,这些变性方式是没有经过临床医学证明的,然而却因为政治和意识形态的需要、不负责任地强推到孩子们的身上。

一份发表在《新亚特兰蒂斯》的美国新报告,综合分析了来自50份关于对性别混乱儿童使用青春期阻断剂的、经过正规审查的研究数据,得出的结果表明:这些阻断剂的使用不仅还处在试验阶段,它们更可能会对孩子们造成不可逆的、终身性的损害。

(相关报道原文:http://dailysignal.com/2017/06/20/new-paper-says-puberty-blockers-arent-answer-gender-confusion/

daily_signal.jpg


这份研究报告指出,医学专家证实“儿童的心理性别是有弹性的(可随时间的变化而变化)和具有可塑性的(可被家长引导和社会环境之类的因素塑造)。据估计,80—95% 患有性别烦躁症的儿童都能最终乐于接受他们的生理性别。如果事实如此,许多孩子可能正在接受他们并不需要的治疗。不仅如此,该报告还指出:这些所谓的治疗,往往比顺其自然更加让孩子们的性别烦躁症状持续存在。

这份研究还发现,在儿童发育的关键时期使用青春期阻断剂会造成严重的健康隐患。这些隐患包括:增加未来患骨质疏松、骨折的风险,高血压和糖尿病的风险,乳腺癌以及肝脏、心脏疾病风险。当然,持续使用荷尔蒙阻断剂还会使人无法生育。

澳大利亚当地的医生们也表示了同样的担忧。您可以阅读以下对悉尼一位儿科医生John Whitehall进行的访谈:

医生呼吁对跨性别孩子的治疗采取“观察等待”的方式

John_Whitehall.jpeg

Dr John Whitehall

然而,“安全学校”计划对以上所谈及视而不见。该计划建立在漏洞百出的理据之上,并不断教导孩子和家长们,对这种本来只是暂时的异性心理定位要求医疗措施的介入。该计划还非常不负责任地忽视这些医疗措施给本来身体健康的孩子造成的长期损害。

“安全学校”计划仍旧执行在维多利亚州、南澳洲、昆士兰州、首都辖区、西澳和北领地。因此,我们需要发声、并问责于任由此计划荼毒我们下一代的政府。

想参与这样的行动,您可以签署我们为每一个还在执行“安全学校”的州所设置的在线请愿信。点击这里来告诉您所在地区的教育部长,您不希望您的孩子被教授这样激进的课程.